•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彩票网址

戴煌曾参加解放战斗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_东莞时间网

作者:admin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戴煌曾参加解放战争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_东莞时间网戴煌曾参加解放战争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_东莞时间网 -->2018年02月16日 星期五 新闻图片国内新闻权威公告国际新闻图片视觉东莞新闻全媒体新闻财经问政报料专题民调房产汽车娱乐观影体育健康教育旅游活动团购遗失订报东莞日报...
戴煌曾参加解放战斗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_东莞时间网 戴煌曾参加解放战斗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_东莞时间网 --> 2018年02月16日 礼拜五 新闻图片国内新闻威望通知布告国际新闻图片视觉东莞新闻全媒体 新闻 财经 问政 报料 专题 民调 房产 汽车 娱乐 观影 体育 健康 教导 旅游 活动 团购 遗失 订报 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手机报 国内新闻 >戴煌曾参加解放战斗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 戴煌曾参加解放战斗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 来源:腾讯网2016-02-19 19:00:09记者: 戴煌和老伴潘雪援合影。本文刊发于2011年11月23日大师访谈实录如下:“我能够耐劳,碰到什么事都记下来,很快就成了稿子。”《大师》:先从您的名字聊起吧,什么时刻改成“戴煌”的?戴煌:抗日战斗1943年呢,苏北日本鬼子大扫荡,就扫荡到我们家乡沟墩那儿,沟墩西南四五华里一个叫陈桥镇,我们就躲到那里去了。鬼子扫荡来了呢,我就跟着乡亲们向北跑,鬼子就在后面打枪,没打到我们。后来鬼子据点里面的太君就叫人出来秘密侦察,谁家有人参加新四军,参加共产党,就要把他们全家死啦死啦地。后来果真就来一个女的来查询拜访,被我们民兵抓到了,就开了公审大会,就把她枪毙了。枪毙的地方离我家100多米,我们都看到了。这样家里就很重要。第二年春天,我16岁,我就参加新四军了,很快又入了党了。发下了新四军的军装,我就穿回去,本来我想叫家里高兴高兴。这样家里就很重要,假如有人知道我们家里有人参加了新四军、共产党,到沟墩据点去汇报,向日本鬼子太君汇报。我们家里那时刻已经有20多口人了,我在家最小,是老六。我的年迈、二哥、三哥都已经生孩子了,我的侄儿、侄女最大的都已经七岁了,都已经上学了。假如日本鬼子来杀我们怎么办呢,所以这样子呢我就把名字改了。我们一家的人弟兄姊妹几个最后一个字都是“霖”,从水啊。这样正好文工团里面有一个还比我小一点,叫夏皇,皇帝的皇。我就改成了火字旁的煌,从火,水火不相容啊,所以我就改成戴煌了。由戴澍霖改成戴煌。《大师》:从文工团到新华社,您是怎么被新华社发明的呢?戴煌:入了党今后就看到苏北的报纸上讲到“党中心号召全党办报”,我一想我现在既然是个共产党员,我一方面唱歌演戏,一方面又要响应党的号召,我也参加写稿子。虽然我读书的时间也就八、九年,文化水平也不是很高,然则我有个好处,就是能够耐劳,碰到什么事都记下来,很快就成了稿子。1944年的冬天,1945年的春天,我就成了《盐阜大众》、《苏北日报》模范通讯员,这样子我就赓续地写器械,也不耽搁唱歌、演戏。鬼子屈膝投降了我们就去打淮阴,那时刻才17岁,原来是汉奸的一个师,忽然就变成国民党的一个师了,当时我们还看他是汉奸,我们果断打,那时刻黄克诚已经带着新四军的七旅、八旅都到淮南了,准备打南京了。留下来的一个旅呢,负责人就叫谢振华,据说过吗?以这个旅为主力,加上八个县的总队,由新四军三师参谋长来批示,就把这个城打下来了。在这个过程傍边,我碰着什么事都及时记下来,所以淮阴解放的时刻我就写了一篇《战士和群众》,登在1945年9月6号的《盐阜日报》第一版,还成为昔时的九一记者节的好稿。这样子到了1946年,我们都到淮阴了,那时刻淮阴叫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是李一氓,华中区的负责人是邓子恢,张鼎丞。华中区的宣传部长就叫冯定,后来到北京大学当教授了。华中新华日报建新华社华中总分社社长范长江。别的著名的作家阿英、黄源在1946年的春天就开华中宣教会议。他们和我们都坐在台下,大会司仪叫谁上去讲话了,就在台阶上面的小梯子,爬上台讲话。讲完了话又下来和人人坐在一路。昔时不是有个“四八烈士”嘛,就是王若飞、叶挺、秦邦宪、邓发几小我被美国飞机在黑茶山掉下来摔死了嘛,是1946年4月8号,所以叫“四八烈士”。就是开“四八烈士”悲悼会的时刻,他们也和人人一样胸口戴着白花,右膀上套着黑布,都在台下。那时刻的口号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党和军队都是这个口号。就是我们将来要成立一个“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世界,没有像现在这样在台上来个主席团啊什么的,高人一等的,没有这样。真正的民主。这也鼓动我们,虽然文化不高,但就是尽我的能力来写。开完了这个会今后,阿英的女婿到苏北文工团当团长。这样把我们几十个男女就分成四个组,戏剧组、音乐组、美术组、写作组,我就是写作组组长。那年春天,要选举盐阜区新闻工作者联合会的理事。就是阿英的儿子钱毅,提议我也当一个理事,那时刻我才18岁。所以这样子到了1947年成立新华社苏北前哨支社,人家就把我调出来当一个记者,就是这样当的。“经历过几十次枪林弹雨,我能把这条命保存在现在,真是不轻易。”第一仗就是华东野战军陈丕显为政委的第十一中队建苏中军区,你们如皋就在苏中军区。以曹荻秋为政委的第十二中队建苏北军区,准备联合攻打盐城。盐城的这个守敌是由郝鹏举,原来也是国民党的军队,后来他屈膝投降了日本强盗,成了伪军了。然则在鬼子快要屈膝投降今后呢,他就忽然挂起一个解放军的旗子,后来他起义了。这样就在陈毅的引导之下,后来看到蒋介石又来打共产党、解放军了,他立时又摇身一变又打共产党,还把在他那个部队里面的联络部长杀了。这样子新四军就拼命地打,把他打到最后只剩下三个师。司令部就放在扬州,最北方的一个师就在盐城。郝鹏举残部,除了他这个师,还有八个县的保安队和还乡团都在盐城守着,加在一路有7000多人。我们两个中队要打他,打他呢,陈丕显苏中中队就主攻东门和南门,曹荻秋的中队就主攻西门和北门。我们三个记者,年纪最大的叫胡捷。他当过连、排的批示员,当时二十五六岁。接着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叫陈清伦,以前也在文工团工作,出文工团比我早一点。我最小,19岁。我们三小我就商量,假如发生盐城战斗,我们都要到最前哨去看看我们的战士,特别是共产党员,是若何不屈不挠勇敢杀敌的。结果8月10号夜里就打盐城了,胡捷就跟着谢振华那个旅,在西城墙上打碉堡群,猛打猛冲,他的阁下背和胸膛中了一排枪弹,虽然被及时地抢到担架上,然则还没有抬到前哨包扎所,就流血过多就义在担架上。陈清伦和我跟着廖成美三十四旅就打城墙东北角的碉堡群,和这个守北门的也参加了激烈战斗,我还参加了拼刺刀,侥幸生还。今后枪林弹雨,包括在朝鲜、在越南经历过几十次枪林弹雨,我能把这条命一向保存在现在,真是不轻易,面前看到的死去的同志那可多了。所以,我就是这样子来当新华社的记者。从十九岁到现在八十多岁了,在新华社也待了六十多年了。“我对胡志明是很佩服,(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大师》:您被派到越南是待了几年?戴煌:待了一年。1954年过了春节今后我到越南去的,就是要采访越南国民军攻打奠边府,要祛除这个法国殖民军,我就去采访这个。到了奠边府,当时也会说中国话的越南国民军的总司令武元甲大将,副总参谋长黄文泰中将,也到延安去过,因为他会讲中国话。所以到了奠边府前哨,他们用缴获的法国军队的罐头,也加了一些其余器械,弄了一些菜来接待我。最后祛除法国军队,我也在前哨观察所看,炮弹、机枪枪弹在观察所上面穿过,在两边穿过,多了,然则我还好,很安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打了奠边府今后,越法双方谈判怎么休战,在这个谈判的会场上,我也去采访了。站在越南这方面的外国记者就我一小我,站在法国那方面的外国记者,全世界的记者都是他们的,几十个。谈判会场上当然不接触,然则有两个歇息的地方,一个是谈判的人歇息的地方,一个是这些记者歇息的地方。歇息的时刻就在一路了,那我就和他们接触了。英国、法国的一些女记者很想和我谈话,都被美国的女记者破坏了。德国原来希特勒的一个少校,后来他也成了记者了,也来同我胡扯八扯,然则都说不过我。后来,和胡志明有多次接触。《大师》:他似乎特别欣赏你。戴煌:后来1955年,越南也过春节了,朝鲜也过春节,春节的第一天他不回老家去看看自己的亲属。因为战后恢复扶植很重要,很多工农兵在大岁首年月一都不歇息。他就带我出去访问这些工农兵,正午就在路边上小林子里面吃饭,有警卫员拿出来一张席子铺在草地上,上面盖上白布,有几个小菜,还加上通化葡萄酒。因为他就像广东人讲北方话一样啊,所以我也听得懂,就边吃边谈,在这个谈话过程中他就否决喊万岁。他说,一个共产党工资什么要强迫人喊万岁啊,这照样共产主义革命吗?这不是和封建皇帝一样嘛。我说,也许人人心情是心情,然则找不到适当的词汇,只好用老一套的口号来喊。他说,那不可,那要量力而行。因为他举起杯来叫我们喝酒,我们祝他健康长命。他说,这个很好,我接收,这个比喊万岁好。是这样谈起来的。接着他又和我说,解放这些年来我还没有到中国去过,然则我们越南的同志有不少人已经去过北京了,听他们回来讲。说他们每小我到北京去,你们那里都是大盘大碗的招待,海参、鱼皮,上来几碗已经吃得齐脖子了,还一碗一碗地往上端,一盘一盘地往上端,吃不了了又整盆整碗地往下端,他说为什么要这样?这不是很浪费嘛,我说了一句,我说礼仪之乡,宾至如归啊。他说,那不可,这都是国民的血汗,假如要自己掏腰包会怎么样?所以我对胡志明是很佩服,后来听到他去世了,我在劳改队里面就双目流泪,(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我这小我就这个性格,叫我装假是装不来的。”《大师》:其实他的这些话对于你来说是有一定影响的?戴煌:对我影响很大了。《大师》:那您是从什么时刻开始反思这种小我崇拜?戴煌:有了他给我的启示,后来第二年,1955年春天我就回国了。第二年春天又是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小我崇拜。有了胡志明的启示,有了赫鲁晓夫的冲击波,所以那次开会呢,毛泽东他们要在中南海接见我们开会的人呢。我就不愿意去,后来很多老同志劝我,老戴,你怎么也要去,你不去不好。我去,其余人去都换了新的衣服,西装革履的。我不,我原来穿什么照样什么,头也不梳。而且到了中南海接见台阶的地方,我尽量往上面跑了好几层,就是离毛主席准备坐的椅子越远越好,离他远一点,我就这个性格。后来也照了相了。《国民日报》用那个相的时刻,把两边的人都去掉了,正好把我也去掉了,我也很高兴。我这小我就这个性格,叫我装假是装不来的。“我是新华社最大的右派,每个月工资从150多块变成28块生活费。”《大师》:把你们安排到外交学院进修,是有什么样的培养计划?戴煌:1956年的秋天呢,新的学期开始了。新华社为了培养驻外记者,派了几十小我到外交学院进修或者复习英文、法文、西班牙文,有好多种说话吧。我们军事记者呢,说将来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或者打台湾,一定要和美国军队打了。那你不懂外文怎么行呢,我们军事记者也去复习英文,这样子把军事记者弄了两小我也到了外交学院了,是这样去的。去了今后,外交学院因为中心各个机关都有人,我又住在外交学院的宿舍里面,不愿意跟着大汽车下昼去晚上再回来,怕往返麻烦,我就住在外交学院。这样子中心机关有很多单位的人都住在外交学院,要成立党支部啊。一看又是我历史最老,就叫我当党支部书记。结果1957年反右已经开始了,广安门外有个叫白纸坊,那个地方有一个印钞票的地方,对外讲叫印刷厂,实际上是印钞票的。彭真代表中心就在那个工厂礼堂召开北京各个大学的党支部书记、支部委员,一千多人,讲话。那时刻“章罗联盟”都已经被揪出来了,他讲什么呢?他说,“门外反右归反右,门内有意见照样提。就似乎我们共产党员有什么意见照样照样提。我代表中心包管就是提错了,什么事也没有。”我们一听这个话,回来就提吧。回来今后外交学院好几个说话的党支部书记、委员十几小我都在一路开座谈会,我就在这个会上谈话了,《否决神话和特权》。当然就是对着毛泽东同志了,接着新华社绝大部分还住在社里面,只有我们几小我住在外交学院,把我们召集回来和这几十小我一路又开座谈会,我又把这个意见重复一遍。好,说是包管什么事也没有,立时在新华社内部报纸叫《进步报》,就把我进击神话和特权登出来了,接着我就是右派,而且是新华社里面最大的右派。其余右派虽然解雇党籍了,照样六类处分,工资不降,有的稍微降了一两级叫五类处分,有的是撤去记者职务了,贬去职务了是三类处分降四级、五级吧。我是二类处分,每个月工资从150多块变成28块生活费,这个时刻才知道彭真是中心反右小组的副组长,邓小平是组长,这才知道上了当。“体重由196斤降到82斤,我居然还能活着回来,死在北大荒的人多了。”结果到了北大荒受死了罪。你们这里面问到大饥荒三年是怎么过的,苦不堪言呢。我就穿戴一个裤衩,光着身子,鞋袜都不穿,196斤,降到最后穿戴棉大衣、棉袄、棉裤、绒衣、绒裤,棉鞋、棉袜子等等,加在一路才92斤。假如我把这些服装粗算一下,就算10斤,我实际重量只有82斤,由196斤降到82斤,就去了一半多,我居然还能活着回来,死在北大荒的人多了。我亲眼看到死去的有几十个,就是从北大荒回来在火车上坐在那里的,还死了一个。死了一个,火车长说,不能带进关内。然则我们要求要把他带回北京,他是银行的。后来带了天津了,火车长又说,不能把死人带回北京。我们又把他从车上抬下来,就放在天津的一个地方,他的家属、子女到天津去把他接回来。我1957年被打成右派,新华社发了两次消息,第二次发的比较长,有3000多字,说了我很多的问题。个中包括说我在越南对人家是大国主义的架势。后来胡志明告诉我,胡志明都给北京来信了,为我鸣不平呢。说戴煌在国内怎么样,说我在越南怎么样。我声明没有那些事,胡志明。胡老同志对我是很心疼。越南为纪念胡志明的105周岁诞辰,来北京拍了四小我。所以1995年,我已经离休了5年了,越南为了纪念胡志明的105周岁诞辰,越南片子制片厂派了一个导演,带了七八个工作人员、摄影师到北京来拍与胡志明有关的人和事。第一个拍的是当时担负总政治部主任的韦国清,因为在越南抗法战斗的时刻,他是中国顾问团的副团长兼军事顾问团的团长,和胡志明异常好。这个时刻韦国清已经去见马克思了,人家越南的同志就拍他健在的老夫人,谈韦国清昔时在越南的时刻和胡志明的关系。第二个呢,是陈赓大将。解放战斗快停止的时刻啊,陈赓大将领着部队打到广西越南的界限线,受到越南胡志明、武元甲的邀请,陈赓带着部队打到越南去了。广西边境向南越南的一个大城市叫谅山,解放了谅山,谅山以西的农村、县城打了很多个,祛除了很多法国军队。越南国民军在这个地区成长壮大,在这时代陈赓和胡志明他们也是异常要好。这个时刻人家来了,陈赓大将也不在了,也是和他老伴谈昔时的情况。第三个,刘少奇,因为胡志明历次到中国来,和刘少奇也谈过很多话,也碰过好多杯。而且他当共和国主席的时刻,有带着王光美到河内去,和胡志明也是异常友好,这个时刻虽然 刘少奇已经在文化大革命里面被伤害死了,然则王光美还健在。人家就和王光嘉话刘少奇昔时和胡志明的友好关系。第四个就是我这个小记者,呵呵,就在这个房子里面,把很多照片,我写的书、文章,人家拍。我谈我昔时和胡志明的关系,当天晚上我就在我们原来食堂三楼上也办了两桌饭,招待这些越南同志,还有陪同他们一路来的广播电视部的一个女同志,带他们来的。还有昔时陈赓大将身边的越南语的翻译,我又请了新华社的一些人,与越南有关系的人,1956年当过河内分社社长的王唯真,以及他的女儿,当时他的女儿很小,胡志明都抱过。还有解力夫的女婿,当时是河内分社的首席记者,也把他们请来,挺好的,人家就没有再访问毛泽东的后代,这是为什么?值得思虑啊。 负责编辑:收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关键词: 大师 胡志明 越南抗法战斗 鬼子屈膝投降 戴煌 上一篇: 旅游市场监管六大看点:强化各级政府的引导责任 下一篇: 上海地税局:相符新规定前提都可享受契税优惠 点赞 0 发长微博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法度模范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调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每日推荐 河北永清4.3级地震原震区发生更大地震可能不大 “不打烊”不等于“全配送” 快递若何保障春节网购 将再创历史新高!2018长征系列运载火箭三大看点 一旅行社老板卷款跑路 至少300余人旅游行程受阻 医生:像同伙圈热文中的重症患者,每个流感季都邑有 单板滑雪女子U型池资格赛中国两名选手晋级决赛 央视谈直播乱象:收集主播用说唱形式描述吸毒感触感染 年夜饭订满催热“年中饭” 小家庭聚餐偏好特色餐厅 暖!母女三人32年春节合影 从未间断 榴莲、滑板、鸡鸭鹅 回家团聚你带了啥人人爱看01危险!男童剪刀扎入面部 ?春节时代儿童安然不能...02过年不回籍 51.4%一线城市受访者愿望父母反向过年03哈里王子婚礼细节曝光:在温莎城堡内举行,将乘坐...04多位花滑名将频繁赛场摔倒,平昌冬奥的冰不可?05特朗普儿媳因拆开含不明白色粉末信件就医06特朗普万亿基建计划长啥样??往后10年改造年久失...全媒体新闻01东莞计划三年内投资18多亿元打造一批区域亮点农业...02东莞计划5年内建成6个特色连片示范区,每个片区市...03春运自驾防“碰瓷” 东莞刑警来教你04长假去哪玩?东莞市林业局发出十大森林公园春节游...05厚街一老板推春运直升机包机办事 每人2万元1小时...06收好处费放行法院查封家当 房主被罚10万元时间问政 市民盼相关部门正视麻涌辅警待遇问题 市民问拥堵路段邻近黉舍能否错峰下学 市民建议塘厦镇某村途径能否加装路灯 市民建议交通运输局开通新的公交线路活动时间公益招募|一人一勺,用温暖手作点亮一片星空穿越东莞!亲子徒步挑衅赛即将来袭,你敢来挑衅吗...【亲子嘉年光光阴】小黄人驾到!等你们一路来打开春天...新闻图片北京西单大悦城逆行女警和抄凳子上的保安年迈找到了!情人节撞上春节鲜花猖狂涨价 一束红玫瑰要卖120元中国“北斗三号” 实现批量临盆视觉图片走,干活去!菜农大妈脚踩平衡车下地干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间版权所有 | 粤B2-20090260 | 司法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

标签:戴煌曾参加解放战争 自称新华社最大右派_东莞时间网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对有版权争议的内容,请联系其网站或内容提供方协商处理. 港ICP备12010389号